花椒直播:网络直播的巨大价值与前景 G-Trip日本精彩回顾 文章来源:44118太阳城集团   2019-04-20 15:51

  12月4日,在号称世界的十字路口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循环播放着一则精美的广告。不同于以往的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或者上市公司宣传片的是,这次的广告来自花椒直播平台,广告内容中花椒主播们面容精致、笑容甜美,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网络直播的新生力量。

  最近,30位来自日本的创新企业家们带着对中国网络直播与网红经济的好奇,在长城会举办的“日本创新企业中国商考”活动中拜访了位于北京望京地段的花椒直播总部,花椒公共事务部总经理鲁林从网络直播行业、花椒发展现状、运营模式和运营方向四个方面,详细的介绍了网络直播行业所蕴藏的巨大经济价值。当天商考团不仅听取了介绍,还与花椒直播平台主播进行了互动,亲身体验了中国的手机网络直播,收获颇多。

  关于中国网络直播的发展,鲁林分别从行业规模、主播特征、观众特征和社会经济价值进行了介绍。目前在网络直播行业,中国有近400家活跃的直播平台,截至2017年2月,各大直播上仅有影响力的主播已经超过40万人。而关于直播观看用户规模方面,截止2016年12月已经达到3.34亿,预计2018年将达到4.56亿,占网民总数的41%;同时,到2020年网络直播行业预计市场规模将达到340亿元。这一组数据强有力的证明了目前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现状和未来蕴藏的巨大潜力。关于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特征,有意思的是网络主播以九零后女性为主,并体现出了高学历的特点;而直播观众则以九零后中小城市的男性为主,同样也体现出高学历的特点。

  在创新创业、共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粉丝经济、资本热捧的大环境下,网络直播呈现了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并且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带动消费升级,主要体现在内容消费、粉丝经济和媒体融合方面;第二,促进就业创业,这部分最重要的是催生出了新的职业——主播,同时也激活了闲置人员;第三,带动周边产业,主要是直播设备、经纪公司、内容制作产业发展及电信业务增长。同样的,直播特有的真实感、代入感和感染力,为传统文化、公益活动的传扬和创新提供了更广阔空间,也促进了亲情交流和社会稳定,这一部分的社会价值体现在促进社会稳定、弘扬传统文化和促进公益传播三方面。简单来说,社会价值是指从网络直播这种形态上进行普通大众的情感表达、对娱乐的追求以及对文化的纷呈展示,相应的日本也有类似文化。这也就是通过直播的方式把文化传播传承更好的表达出来,这同时也算是商业价值。除此之外还有公益活动,在中国其实也做的很好。

  目前中国直播行业分成两个类型,一个是游戏直播,即电子竞技类,有很多用户玩游戏,通过直播的方式来分享;另外是秀场类或者泛娱乐类的直播,主要以唱歌、跳舞、脱口秀、表演为主,可能在游戏里面也有所涉及。

  成立于2015年的花椒直播,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内容创新和合作创新,已经成为了行业内发展增速最快的领军企业。目前花椒直播的APP下载量已经达到2亿,其中主播创收也是行业最高,TOP10主播人均年打赏收入837.4万。这一数字让日本创新企业家们不禁发出了惊叹,现场所邀请到的两位人气主播表示其年打赏均过百万,且这个收入数据在花椒平台是完全公开的。

  直播平台受众群体以90、95后网生一代为主,他们习惯用互联网来解决一切问题,希望在网上发现和找到朋友;而网络直播在中国自2015年兴起,发展两年之后又衍生了一个新的形态:短视频以及通过视频交友。花椒直播在九月份对外公布了战略调整计划,未来会以直播、短视频为基础向视频交互发展,同时强调视频交友。其中主要的内容分直播类和视频类,直播类主要是秀场,包括唱歌、跳舞,游戏,同时还有在户外的酷炫类表演;视频类则包括小视频(可以拍摄MV)、美颜等照片类。社交这部分设置了四个新环节: “开趴”(多人同时视频聊天)、附近”(附近的人)、“碰碰”(视频交友)和“聊一聊”(一对一在线沟通)。这其实反映出一个趋势,未来的社交、娱乐可能都将会以手机视频的方式来展现。主播合作模式和培训方面,最基础的是素人主播,官方不会跟他有任何经济关系;其次是官方主播,以及第三方经纪公司。在培训方面是线上(网红学院、大咖指导)和线下(签约主播专项指导)结合的方式来帮助主播成长。

  花椒直播相比于行业内其他平台来说,竞争优势在于有更多高颜值、高才艺的主播,主播中大多为科班出身;同时,花椒在一二线城市的覆盖比别的直播平台更广,付费率或收入就更好。在众多平台竞争的情况下,花椒的定位和战略还是有所区别的,比如对于主播的挑选,对直播的内容、相关的合作的技术的选择都会有相应的策略以提高用户群。

  关于直播平台的商业运营模式,鲁林表示其实这部分的构成是金字塔的形状,总结为四个方面:吸引用户、制造内容、社交传播、产生价值。塔底人数最多的为“沉默的大多数”即为观看直播的人数,直播平台主要以吸引他们参与、付费为目的;往上一层则为UGC和PGC人群,其中UGC即为用户制作内容,PGC为专业的机构或公司制作内容,这一部分人群期待被关注,满足社交需求;其中比较优秀的主播就能成为“网红”,能够签约然后能够成为独立的IP,甚至参与一些影视的表演;最顶尖的一层为明星,他们的直播能够带动参与成为话题。

  花椒直播平台希望提供一个机会,让这个金字塔的人群能够逐层上升,打通整个层级的上升通道,帮助优秀的主播脱颖而出,实现个人利益,同时也相应的实现机构利益。但鲁林也坦言直播行业有一定的门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主播,所以花椒希望普通人可以通过其中的社交功能,找到乐趣,这样也能产生商业利益。

  目前在直播平台上变现的主要模式为“打赏”,其余的还包括广告。关于“打赏”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比例分成,花椒给主播的比例分成是3:7。这个比例本质上是花椒的市场战略,目的在于希望能通过给主播更好的回馈,迅速抢占更多的市场。花椒的发展其实已经两年多了,但也只是在今年的月份刚刚实现收支平衡,因为花椒的近期目标还是在于把平台做大做好,而不只是利润。

  花椒平台的运营策划,主要布局在三个方面:第一,明星属性;第二大量线上线下活动;第三,与传统广播领域的合作。

  花椒平台的明星属性很强,基本上每周都会有大牌明星进行直播,比如范冰冰、张继科、柳岩、王力宏、陈小春等等。为什么要请明星进行直播?因为在花椒平台中年轻用户非常多,其中也包含很多明星的粉丝,他们在生活中接触不到明星,但是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不仅能看到而且还可以互动。同时,明星效应也为平台吸引到了大量的流量。其次,花椒有很多线上线下活动,包括和中国选秀类的节目、表演、影视、模特等都有合作。比如,《中国新歌声》在花椒有专门的线上海选渠道,还有关于比赛进程的内容。这个案例代表了市场对花椒的认可,同时也是平台提出的造星计划。除此之外,花椒与传统广电、广播领域的企业,还有电视台、电台都开展了大量合作,邀请了大量的专业主持人入驻,这样也提高了平台的专业性和表演的丰富性。这一合作实际上是在促进传统电台的转型,电台主播可以在每天直播的同时,通过花椒直接与用户互动,让电台的播出过程更加生动,同时也会产生一些新的盈利。

  关于技术方面的合作方向,由于在互联网中引流极为关键,因此花椒通过技术的研发让没有直播能力的平台能够通过嵌入平台的技术和代码,快速产生自己的直播频道,这样能够创建大量的外部连接,将流量进行相互的兑换或者是引入来增加用户量。

  花椒平台在两年的发展中,获得了包括“网络直播节” 优秀组织奖、企业类“年度风云企业”、“移动互联网最具领导力” 、直播产品类“年度人气”等多个奖项,也在中国互联网协会、首都互联网协会等社会组织中承担着重要的职责,这更体现了花椒直播举足轻重的社会服务价值。

  Q: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花椒的直播没有和电商联动在一起,只是从消费者那里分成打赏?第二个问题,主播做直播的时候仅仅只是用一台手机吗?花椒会提供直播的设备吗?

  A:关于第一个问题,现在的确有一些电商平台专门在做联动直播,花椒平台没有的原因主要是跟我们的盈利模式和方向不太匹配。花椒的主要盈利模式是打赏,这部分其实是非常简单、流量又大的一个渠道。与跟电商合作其实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电商的销售对商品的监管涉及到了一个叫电商领域的审批,因此我们平台轻易不能做;第二,我们在今年年初已经尝试过与京东合作,但是发现效果并不是很好,问题主要是双方用户群的匹配度以及实际上给平台带来的收益并不高。这些都是从花椒平台的商业角度来考虑。阿里巴巴、京东这些知名电商有自己的直播模块,但这种直播模块可以理解为只是对原有产品的图文说明之外的一个补充,即新的视频展现方式。促成电商交易的生态链跟直播的生态链商业模式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所以如果说我们要去做电商直播就等于我们要去阿里,这种难度可想而知。

  在回答第二个问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网络直播能够兴起的关键,第一个是网络带宽,第二个是手机技术的发展。2015年的时候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于这个形态产生的程度,首先是带宽足够做的及时流量传输,第二是手机的压缩和解码技术能够让高品质的视频内容在手机上呈现,手机确实是目前主播们比较实用的一个设备。花椒虽然不会提供硬件,但是在软件平台上是做了大量工作,我们会通过人脸识别、人工智能的方式让直播间更好看,满足大家的欣赏需求,对主播也会做自然的美白,或者然大眼睛、瘦脸等等一些处理。同时还包括虚拟礼物,我们能让它做的非常的炫酷、好看、立体,这些也体现了我们平台的技术能力,主要目的就是给主播提供服务。另外,在整个技术后台还有云计算、大数据这些技术,同时也包括智能推荐技术,根据用户的喜好我们推荐不同的主播。除此之外,花椒的技术还从网络的架构带宽方面能保证平台观看的流畅性,在带宽上面的费用,基本上是我们总费用的1/3成本。

  Q:花椒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没有主播也没有用户,那种创业的时候是最困难的,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A:刚开始的时候公司肯定是走过很多弯路,尝试过很多形态,包括网络直播到现在能稳定的成为游戏和秀场类的形态,应该是不止我们一家公司,可能中国大量的公司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试错才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任何一家公司不管做什么行业起步阶段都很难。网络直播通过短短的两年能发展起来,首先一定是因为满足了大多数消费者的休闲娱乐需求,其次又有大量的专业人员进行运作。2015年叫直播元年,大量直播的公司出现;2016年是井喷期,号称“千播大战”,中国可能有上千家的直播平台。44118太阳城集团真正让大家都比较知道或者做的比较好的平台,这个领域可能也几家,竞争还是非常惨烈。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欢迎拨打
  
44118太阳城集团 版权所有